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酒神精神 强力意志 重估一切价值

父爱如山 情牵万里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(原创)秋 思  

2007-11-15 16:04:40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  我上初中是上世纪60年代末70年代初。在我们看来,那时的小学生要上初中难如上青天。全县统考,比现在初中生上县重点高中还难得多。全县近30万人口只有三所初中总共五六个班。很多小学好多年“剃光头”。一所乡里的小学能考上个把两个都了很不起,村里的小学基本都考不上。

  我读书的是一个小乡的小学,学习上算班里的尖子。那年我们学校共考上三个,有两个到县一中,只有我倒霉,则被录到一个刚办的农中班。农中办在南三区,我们属北五区,一座绵延几十公里的高山把县境一分为二。从家里到学校有130多华里山路。奇怪的是,北五区除了一个和南三区相邻的区有几个学生之外,其他四个区只有我一人。全班只有我离家最远。每次往返连个伴都没有。从家到学校,要过两条大河,还有数十条小河小溪。要翻很多座高山,有的陡峭险峻,山路崎岖。有时走个把小时看不到人家,大山沟里只有小河的哗哗声。

 第一次上学,父亲送我,天亮就出门,带着简单的行理匆匆赶路,走一天也没走到,天黑了在路上住旅店。第二天又走到天快黑了才到学校。在校期间每个月都要回家带粮食交学校伙食团。每次回家或到校都要走两整天。一次我从学校回家,夜幕降临,没有办法,还是壮着胆子行走在山路上,看前面有了灯火,知道是有人家,就伤心哭起来了,谁知这一哭,两条狗汪汪地窜出来,吓得我惊慌失措,幸亏老乡出来得快,把我带进屋里,我说明来意,看我十一二岁,怪可怜的,给我做饭吃,留在他家住。第二天吃早饭才上路。一问,离家还有四五十里,又走到下午才到家。这样的事,在我记忆中就有三四次。

 为什么我上农中, 后来好久才弄明白:小学毕业登记表上,不知班主任为什么给填上“父亲右派”。区委在升学意见栏中填着“回队生产”自然就不奇怪了。既然如此,你还想上一中?不回队生产就便利了你。

 我的妈呀,直到上世纪80年代给“右派”平反,才知道父亲真的不是“右派”,而是被冤枉回农村,因为他回农村是在大部右派被下放时的时间重叠。后来也平了反复了职。那时所谓划右派其实很荒唐,我们那个县公民办老师总共520人,而划右派就是117人。多大比例可想而知。

 在学校里我得背“父亲右派”的黑锅。凡有违反纪律的事,老师和校长们就拿这说事,经常提醒你。校长还多次在各种会上含沙射影地提及。那怕你尾巴夹得再紧都难得过日子,在同学当中也倍受歧视。虽然我的家庭很困难,穷得叮当响,在学校一分钱的助学金也得不到。说来也巧,差不多10年后,恢复高考制度,我进了中专读书,毕业分在县教育局后来还当了教育科长,那位中学时代的校长竟调到教育科当办事员,成了我的部下。我们合作得很愉快。真是山不转水转。大家都明事理,不是个人之恩怨,而是制度之使然。

 我们那农中班有50个学生,寄人篱下,附设在一所普通中学,除班主任外,其它课都是普通中学的老师兼着上。我们每天半天上课半天劳动。学校后面山坡上有一片坟场,大约有两三亩给我们开荒。普通班的同学叫我们“中农”,在那个年代,中农也是没有出头之日的。班主任也常被普通班的老师白眼。

上了一个学期,学校搬又迁到一百多里外独立建校。那里原来是县里的党校。在一个高山坡上,生活用水很困难。班里每天要抽10多个人到很远的地方给厨房挑水。这里有100多亩乱石岗。学生基本上以劳动为主,农忙时季基本不上课。在这搞了两个学期,学校又搬家了,说这里没水不适合办学。上了两年学,搬了三次校。学知识,那就是个笑话了。 29年前,恢复高考制度后,我通过考试进入了一所中专学校重新读书,这已是离开学校好多年了,要说当时的感受,就象犯人在牢里关了多年刚放出来似的.人显得很木纳,年华已经耗去.没有青春活力.严然垂垂老矣!

         到了学校,有了一些业时间来思考,在农村是不能思考的,也没有时间让你去思考.寒来暑往,农活忙得你够呛,起早摸黑,连饭都吃不饱.再说,所有的问题别人都替你想好了,你只去干就行.有时也突然想过:我们会不会真的在农村干一辈子?时下不是有那么多的人甘心情愿"扎根农村一辈子吗?"为什么我总觉得在农村不是个滋味,受不了?那些人就不是凡人吗?后来我才渐渐明白:原来都是些骗人的鬼话.我们这一代人,甚至我们的父辈们,都被欺骗了好多年,一直被蒙在鼓里.我真佩服慌言的力量.

        回想 在农村的日子,繁重的体力劳动和精神痛苦是无法形容的,无沦晴天\雨天\夏天\冬天,和父辈们一起在地里劳作,一起忍饥挨饿,那时集体劳动很苦很累,天亮出工,天黑收工,在我们山区,,每个月男人要出工26-28天,女人要出工24-26天.几乎很少有休息.如果家庭成份不好,是个什么地主富农的,除了经常挨批斗之外,一个月有多少天就出工多少天,根本不让你休息。生产队集体开会时间也很多.开会一般都在晚上,每个月至少有10个晚上要开会,收工回去吃完饭就得赶去开会,开到转钟一两点才散会,第二天天亮又要出工.抽到外面当民工倒是个好差事,农村的青年人都愿意出去,总比干农活轻松些.有时还有那么一点点自由.我就多次被抽去修公路,修水电站.在葛洲坝工地上还干了两年.长江岸边,黄柏河畔,小溪塔旁,都留下了青春年少的斑斑足迹. 

         那时考上中专是件了不起的事,毕竟跳出了农门,由农业户口变成了非农业户口了, 无论怎么说都是荣幸的,迟到的春天吧.那多年的农村岁月更让人刻骨铭心.曾记得刚到学校那段时间,正是深秋时节,给人的总是几分悲凉,几分萧条,晚上,月儿高悬在冰冷的天空.我写了一首"秋思"   :  

         秋风寒/  月难圆/  人生何茫然/  尔来春秋二十载/  历尽人间苦与难/  苦时上九宵/    难时入黄泉/  问君何日乐?/  侧身长谘嗟!

       在学校里,环境和农村大不一样了,,就如同一场大病后在慢慢的恢复体力和精力.历经磨难后人不象人,鬼不象鬼.,.可以说是人生的转折点.我感谢苍天有眼, 怜惜我们这些可怜的生灵. 从前那种梦想\期望\和崇拜渐渐地变成了愤慨.吃尽了人间苦也锻造了我坚强的个性,无论在什么艰难困苦环境下,我都挺得住,从没流过眼泪.后来我教育我的女儿,在困难面前要百折不挠,只有胜利的泪水才分外闪光,多年后,宝贝女儿真的从不惧怕困难.又颇有才华,她要达到的目标每次都能顺利地实现,当她历尽艰辛取得重要成绩时才背地里痛快大哭一场.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19)| 评论(15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