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酒神精神 强力意志 重估一切价值

父爱如山 情牵万里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引用 张献忠剿四川考  

2010-09-06 13:09:14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本文转载自龙文鞭影《(转)张献忠剿四川考》

 

龙文鞭影(转)张献忠剿四川考


闲读川史,其明末清初川人遭受的苦难,让人感叹唏嘘。

(转)张献忠剿四川考 - 龙文鞭影 - 龙文鞭影的家园

 

作为川人,“张献忠剿四川”、“湖广填四川”等传说早就耳熟能详,但今天读其书后,方知其状竟是如此惨烈。

四川是著名的“天府之国”,所谓“水旱从人,不知饥馑”,唐时成都曾是中国人口最多,也是最繁华的城市之一,有所谓“扬一益二”之说,意为成都是当时除扬州外全国最大的城市。从“锦城丝管日纷纷,半入江风半入云”的诗句,可以相见当时成都是何等的繁华。

但明末清初,川人却遭受了空前的浩劫。从清顺治元年(1644年)起,四川兵连祸结,遭受了连续三十六年战争的屠戮。明崇祯十七年,张献忠入蜀,当年十一月在成都建立大西政权。历史上,张献忠以滥杀而著名,从传说中的“天生万物以养人,人无一德以报天,杀!杀!杀!杀!杀! 杀!杀”的“七杀碑”,即可想见张献忠何等嗜杀。家中所藏《明史》(当然是野史)中有这么一段:

“献忠更屠戮人民,惨酷尤甚。男子无论老幼,一概开刀,甚至剥皮醢酱。所掠妇女,概论裸体供淫。且纵士兵轮奸,奸毕杀死。见有小脚,便即割下,叠成山状,名为‘莲峰’。随命架火烧毁,名为‘点朝天烛’。又大索全蜀绅士,复开科取士,集士子数千人,一齐击死。”

十一月张献忠死,余部由李定国、刘文秀、孙可望带领,南窜云贵,顺治四年孙可望又带部窜入四川,大肆烧掠。与此同时,南明军队仍占领四川大部分地区,与清军反复拉锯。还有李自成的军队占据巫山,人称“夔门十三家”。这些军阀又相互争夺地盘,今天你杀过来明天我杀过去。康熙十二年(1673年),吴三桂在云南、贵州发动叛乱,其部将王屏藩攻入四川。继有四川巡抚罗森、提督郑蛟麟等反叛附敌。王部占领四川,清军入川剿灭,反复拉锯长达七年。

三十六年的战乱,川人被杀得尸横遍野、血流成河。而随着战乱而来的则是瘟疫。在大规模战争中,各方不断地轮番拉锯厮杀,以致死尸多而活人少,死尸无人掩埋,任其腐烂,又引发瘟疫。顺治五年,瘟疫席卷全川。据载:“瘟疫流行,有大头瘟,头发肿赤,大几如斗;有马眼睛,双目黄大,森然挺露;有马蹄疫,自膝至胫,青肿如一,状如马蹄,三病中者不救。”綦江因遭“大头瘟”“死者朽卧床榻,无人掩葬”。顺治五年,内江“瘟疫大作,人皆徙散,数百里无人烟”。

就在这种情况下,老天偏又不佑我川人,甚至落井下石,连降天灾。顺治四年(1647年)“饥馑频仍,苍溪洪荒之世”。“顺治元年,成都大雨雹。”顺治四年至六年全川大旱,川西平原“饥民大逃亡百里无人烟,都江堰淤废”。……不过我想都江堰淤废的原因,恐怕主要还在于连年战乱,地方政权崩溃,无人岁修管理所致。

几十年的灾祸,造成四川人迹罕见。康熙初年,由广元入蜀赴任的巡抚张德地“在川省境内行数十里,绝无烟爨;迨至郡邑,城鲜完郭,居民多者不过数十户……及抵村镇,止茅屋数间,穷数人而已。”他由顺庆、重庆达泸州,“舟行数日,寂无人声,仅存空山远麓”。而成都“举城尽为瓦砾,藩司公署久已鞠为茂草矣。”康熙三年(1664年)成都仅剩残民“数百家”(康熙《成都府志》卷十)。满城荒芜,蒿草遍城,大白天野兽出没于街市。成都因无法驻守清廷官员,只好移驻保宁(今阆中县)。阆中为四川临时省会二十余年后,其督、抚、藩、臬等机构才迁入成都。

全川人口骤减不止成都。如:

崇庆县在康熙六年仅有“一百三十三丁”(《崇庆县志·人口》)。

重庆:康熙元年(1662年),“为督臣驻节之地,哀鸿稍集,然不过数百家”(重庆市志第一卷)。”

合川:“领三县,兵火遗黎才百余人。(出处同上)”

綦江县:“康熙六年,县内仅存247户。(《綦江县志·民族人口》)”

井研县:顺治“十八年,知县王配京修城时,城内已无人居,经多方招集,仅得街民十七户(《井研县志·人口》)”。

南溪县:“康熙三年(1644年)归者仅七户,人迹几绝。(《南溪县志》)”

南充县:城内“林木成拱,野草蔽地,虎豹昼出,阗无人迹《南充县志·风俗》”

……

因城市荒芜,致使野兽竟然大白天在市内招摇过市。川南泸州,岸上有数十虎鱼贯而行。富顺县境内,“数年断绝人烟,虎豹生殖转盛,昼夜群游于城郭村圩之内。”在荣昌,张懋尝主仆八人至荣昌上任,城中四处无人,天尚未黑,群虎窜出,八人中有五人葬身虎口。川东的綦江一带“群虎白日出游,下城楼窥破残人户”。

……

据推算,当时全川仅有人口七十余万。人口七十余万是什么概念呢?笔者所居的武侯区的人口就过了七十万。而以如今小小一个区的人口分布在整个四川(包括重庆),想想那时四川人口是何等稀少。

此时川内因人口太少,朝廷委任之官无民可辖,只得大规模裁并州县。

面对如此残破的四川,清政府采取了休养生息的政策。首先,在全国范围内督促出川逃难的缙绅尽早返川。其二,在全国范围内大规模移民四川,即所谓“湖广填四川”(当然移民四川的绝不止湖北及广东)。为加快移民速度,规定四川官员以实际移民户数为晋升及考核的依据。其三,鼓励生育,要求川民尽量早生多生快生,并给多生者以奖励。其四,移居四川的移民,所耕植的田亩由官方颁给文书,归其所有。其五,对四川生员给予优惠。当然取得功名后只能在川供职不得离川,以防有人钻“高考移民”的空子。

几百年过去了,如今的四川人口早已过亿(重庆直辖前)。要是世界上有个“四川国”,也是世界上名列前茅的泱泱大国了。只是我们扪心自问,我们自己是不是“资格”的老川民的后代?恐怕谁也不敢拍胸脯保证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65)| 评论(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